当前位置: 首页>新闻动态>中心新闻

中心新闻

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主任冯圣中: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

2018-10-25

[导读]20181018日,由亿欧公司主办,思贝克联合主办的“引擎·引领”2018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在深圳举办。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主任冯圣中发表了“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”的主题演讲。

20181018日,由亿欧公司主办,思贝克联合主办的“引擎·引领”2018大湾区国际科创峰会(BayAreasTechInnovationSummit,简称BATi)在深圳万科前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。

在上午的嘉宾分享环节中,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主任冯圣中发表了“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”的主题演讲。以下为亿欧总结的冯圣中的精彩观点:

1.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,我认为当前中国的两大命题是“发展和创新”。也许不认同的人很多,但是我们先来思考下为什么发展如此重要?发展的方式是什么?回答这些问题也许更有启发性。

2.创新是我们成为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。科技革命是产业革命的先导,产业革命又是成为强国的一个契机。我把创新分为四个阶段:知识创新、技术创新、产品创新、商业模式创新。技术创新是创新四个环节中最重要,也是我国最薄弱的环节。

3.我们常说超级计算是国之重器,就是因为超级计算的最大作用是支持技术创新,超级计算是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。

以下为冯圣中演讲全文

谢谢大家!谢谢峰会的主办方亿欧给我这样一个机会,能跟大家分享关于科技创新、关于超算的思考。今天我的演讲主题是“技术创新的超级翅膀”。超级翅膀就是超级计算机。

四十年前,改革开放初期,小平同志指出,当今世界,和平与发展是主题。当然,也有一些不同意见。那么当今中国的命题是什么?

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,我认为中国的两大命题是“发展和创新”,可能不认同的同志更多了。没关系,我们来思考下发展为什么这么重要?发展的方向是什么?发展的方式是什么?思考和回答这些问题,可能比空泛的争论更有价值。

做这些思考时,可能大家会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判断,也是一个社会命题,又或者是一个政治命题。但是,今天,我们就从技术的角度来思考。

我回到深圳时很多人问下一个苹果、下一个谷歌是什么?产业界、政府也很关心这个问题,深圳下一个华为、下一个腾讯会是谁?

看看大疆这类型的公司,十年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公司在哪里,也没能预想到产业发展这么快。所以,做这种选择、这种判断是很难的。但是,是不是说我们就无从做思考和判断了?不是的,我们还可以思考一些问题,给人一些启发的。比如说五十年后的交通会怎么样?教育会怎么样?城市会怎么样?

五十年后的交通不能也不可能再像过去二三十年那样车多修路、路窄拓宽、立体高架的方式去发展。现在深圳车辆保有量近400万辆,每平方公里车辆密度世界前列,再像过去那样发展,50年后整个城市都要变成马路了,肯定不行。如果是这样深圳也没办法出行了。五十年后的教育也不是沿着过去三四十年的经验去发展,这样发展下来,我们的小孩十二点都不能睡觉,说不定24小时连轴转。未来世界必然会发生一些变化,怎么导致这些变化呢?

这些发展应该由创新来做,创新会改变发展的形态,改变发展的方式。

说到创新,最近一段时间大家最关注的是中美贸易战。贸易战为什么会产生?美国真正关心的是什么?是想收多一点关税吗?把逆差变成顺差吗?我想不是这么简单,他们应该是不希望中国有像美国这样的创新能力。

创新能力应该是我们成为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。创新又是一个大难题,一个世界性的问题。

我把创新分为四个阶段:知识创新、技术创新、产品创新、商业模式创新。

前段时间大家都比较自豪,说我们有新的四大发明,但其实都是商业模式创新。比如自行车不是今天才有,一百多年前就有了。这些谈不上产品创新,只能算商业模式创新。

资本最喜欢的是商业模式创新,来钱快、见效快。学者最喜欢的是知识创新,少数企业能够做到产品创新。像深圳的腾讯、华为这些优秀的企业,产品创新就做的非常好。技术创新是需要学术界和产业界一起来做的。

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

单纯要产业界瞄准未来的十年、二十年做技术创新工作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。事实上,这种技术创新,产业界不愿意做,学术界也不愿意做,因此成为创新链条上难以逾越的低谷,称之为死亡谷。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。对于当前中国来说,这个问题可能更突出一点。

但是,前面说了技术创新,如果我们要成为强国,要发展必须要走这条路。科技革命是产业革命的先导,产业革命又是成为强国的一个契机。基本上这些国家,如英国、德国、美国,都是按照引领技术革命,继而推动产业革命这个路径走的。

中国在知识创新、产品创新已经走很前面了,比如说学术界发表的论文数量总体上排到了全球第二,部分领域的论文数量已经排到了全球第一,尽管质量还有较大差距。产业上我们也发展的很快,中国目前的制造业总产值从2010年起已经超过美国,成为世界第一了。

当然,也有很多同志会说,中国目前知识创新质量与国外相比还差得远。的确,自然科学诺奖获得者只有屠呦呦1个,日本都有18个了,差距非常大。而且,绝大多数的知识创新是不可能成为技术创新的。这点很多人不清楚。很多地方政府奖励高水平文章,发一篇Science/Nature奖励100万,当地政府可能是在顶级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就是有了一个技术创新。错了,论文承载的是公共知识。技术是制造一种产品的系统知识。须知,绝大多数知识是不能用于“制造一种产品”的。或者说,从一般的基础性的知识,到制造一种产品的知识,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,可能需要花费百年以上的功夫。

这一点,我们深圳市,也可以说中国当代的世界级的杰出企业家任正非先生,非常清醒。前些天在剑桥大学的一个座谈会上,任总讲,人类社会最伟大的科技发明,还没有一项是华为的。这个企业家非常了不起,他非常睿智也非常清醒。今天看到的从LED灯到互联网、到电脑,没有一个是中国原创的,这就是差距。

超算在实现技术创新方面可以做什么事情?

我们以前上学的时候,学习的哲学书告诉我们,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有两个方式,分别是理论和实践。现在要加上计算、大数据。大数据底层支撑也是计算。刚才贾主任讲了人工智能的应用取得了很好的成果,但是没有算力的支撑也做不到。因此,现在我们可以说,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方式有三种:实践、理论与计算。

我把超算的作用概括为这几个词:发现、模拟、验证、取巧、求道

超算的作用

发现,是指发现科学知识、发现规律,通过计算去发现,这个例子很多。模拟,比如航母、汽车的模拟,在产品制造出来之前,先对设计进行模拟,看看还可以如何优化。验证,比如药物筛选,要做大量的计算,找出候选的分子,再去做实验。取巧,人工智能可以赋能一切工作,让机器在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,或者做的更巧一些。大数据处理的工作就是求道,找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这些工作概括起来就是知识发现和技术创新。

超级计算机发展有几代了,我们超算深圳中心部署的是2010年的机器,当时排世界第二。中国的太湖之光,已经连续五年拍世界第一了,中国还是很重视这个工作的。

超算的应用领域已经越来越广,从早期的科学计算到现在的新型应用。生物信息学、基因测试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的处理都是它的应用领域。

概括来讲,超算涉及的领域在不断扩展、应用在不断深化,不再详细展开了。

接下来讲一下深圳超级计算,从20082009年科技部批复,到2010年对外服务到现在的二期建设,市政府也非常支持深圳超算的工作。

今天讲湾区,为什么湾区这个概念在深圳这个地方这么重要?

现场有几位来自香港科技大学、香港中文大学的朋友。我们都知道,香港的科教资源非常知名,在国际上非常有竞争力。香港的产业基础和深圳有点距离。深圳产业在全国是排在前列的,那么能不能把这些产业凝聚在一起呢?超算就能起到凝聚的作用。它可以带动深圳产业的发展、电子信息产业发展以及其他创新型企业的产业、其他知识型产业的发展,从而满足城市化的需求。

概括一些今天的汇报:创新驱动发展是中国由大到强的必然选择,超级计算是支持技术创新腾飞的超级翅膀。

由于时间关系,介绍到这里,谢谢大家!

一直以来,技术都是推动商业环境进化的重要因素,而目前最热的技术升级趋势,无疑是人工智能。当下,尽管人工智能行业本身已经进入了一个平稳的发展期,但它对于各行各业的赋能却正在以更热烈的姿态进行。